被炒成“数百万需求的高薪职业”,家庭教育指导师值得吗?

频道:教育新闻 日期: 浏览:3284

  导语

  近年来,由于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频现,与之息息相关的家庭教育愈加受到政策重视。不过,在政策进一步对家庭教育进行规范的同时,大多家长对于家庭教育依旧是力不从心。因此,家庭教育指导师开始走红,相关备考课程也成为培训机构营销推广的新宠。“依法带娃”的时代,家庭教育指导师真的前景大好吗?

  一、青少年心理问题凸显,家庭教育受关注

  2022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家庭教育促进法》开始正式实施,这是我国首次就家庭教育进行专门立法。从此,“依法带娃”的时代来临,家庭教育也正式从“家事”上升至“国事”。

  家庭是人生的第一个课堂,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在每个人的成长过程中,家庭教育对于孩子的性格塑造和能力培养等方面都有着深刻的影响。

  不过,近年来,因为社会压力的加剧,很多父母忙于工作进而忽略了孩子生活中所需的陪伴、引导和情感支持。再者,随着年轻潮流文化的快速更迭,许多父母与孩子之间缺乏共同语言,代沟更加明显,交流也越来越少。而面对不断加剧的家庭亲子关系问题,大多家长表现得愈加手足无措。

  简知联合壹心理共同发布《2021年中国家庭教育白皮书》调查显示,约58%的家长表示凭感觉教育孩子,缺乏有效的教育方法。此外,没时间陪孩子、亲子沟通不畅等也是家长面临的重要问题。

  家庭教育对孩子的成长而言,有着基础却不可替代的作用,但是父母长期以来对于家庭教育的忽视或无助也导致了一系列与青少年成长相关的社会性问题,譬如,青少年犯罪问题的低龄化问题明显,青少年抑郁比率提高等。

  2021年6月1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的《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白皮书(2020)》(简称《白皮书》)显示,近两年,低龄未成年人犯罪占比有所回升。根据《白皮书》披露的数据,2016年至2020年受理审查起诉14至16周岁未成年人犯罪分别为5890人、5189人、4695人、5445人、5259人,占受理审查起诉全部未成年人的比例分别为9.97%、8.71%、8.05%、8.88%和9.57%。

  此外,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也已成为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2019~2020)》数据显示,2020年青少年的抑郁检出率为24.6%,其中轻度抑郁为17.2%、重度抑郁为7.4%。

  这些数字不仅刺痛着家长的心,也给社会带来警示。关注孩子的内心健康,提高家庭教育质量愈显急切。

  根据《家庭教育促进法》,家庭教育的概念被明确为“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为促进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对其实施的道德品质、知识技能、文化修养、生活习惯等方面的培育、引导和影响”。

  《家庭教育促进法》也明确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树立正确的家庭教育理念,自觉学习家庭教育知识,在孕期和未成年人进入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幼儿园、中小学校等重要时段进行有针对性的学习,掌握科学的家庭教育方法,提高家庭教育的能力。

  从这些规定中不难看出,国家对于家庭教育的重视和对于家庭教育管理力度的加强。政策利好下,培训市场上各家机构也试图与家庭教育产生更多连接。

  二、“依法带娃”时代来临,家庭教育指导师走红

  随着家庭教育受关注度快速提高,家庭教育指导师正被包装成一个前途璀璨的职业。与此同时,培训市场对家庭教育相关服务的供给也逐渐增多。目前家庭教育指导师相关课程已被许多职业教育培训机构纳入业务范围内。此外,一些面临转型的学科类培训机构也将家庭教育视作重要关注点。

  不仅如此,在学科类培训广告营销受政策监管偃旗息鼓后,家庭教育指导师相关备考课程正成为培训行业营销推广的新宠,频繁出现在朋友圈、微博等平台。

  从各个培训机构对于家庭教育相关课程的定位来看,一类为入门性质的免费课或者百元左右的低价课,主要介绍家庭教育行业现状和家庭教育指导师备考事项。另一类是完整的备考课程,多定价于2000元-4000元。这类课程的理论知识大多涉及儿童发展心理学、教育心理学、社会心理学等方面,所教授的操作方法多包括沟通方法、教育方法、情绪管理、亲子关系解读等家庭相处中必备的技巧。

  为了吸引更多人体验课程,培训机构针对家庭教育指导师课程的宣传策略,大多以“激发薪资潜能”“高薪自由职业”等为噱头,同时营造出“拿证要趁早,报名要速度”的氛围。不仅吸引了一批想再就业或是寻找副业人士投入其中,也获得了不少想学习好家庭教育方法的家长的关注。

  有相关培训机构工作人员透露,随着《家庭教育促进法》落地,家庭教育指导师的咨询量明显增多了。

  在各大招聘网站上,亦能检索出大量家庭教育指导师相关岗位的招聘信息。这些职位的职责主要包括针对青少年儿童心理健康进行辅导,与家长沟通,为其讲解等。岗位要求方面多提及需具备教育从业经验,或是教育学、心理学等专业背景。不过,这类岗位却鲜有提到需要“家庭教育指导师证”。

  根据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公布的《国家职业资格目录》(2017年版和2021年版),家庭教育指导师并未在其所列的国家职业资格(含专业技术人员资格和技能人员资格)目录中。

  有相关培训机构的老师介绍,家庭教育指导师证不属于职业资格证书,而是技能证书。在聊到这一证书的实际作用时,该老师表示,“如果报课人是做教育的,学习相关课程后可以提前发现孩子的问题,针对出现相关问题的孩子,科学合理地进行引导。如果报课人目前工作和教育无关,后期培训机构能免费推荐一些线上的咨询兼职。”

  家庭场景中承担的教育功能日渐丰富且突出的背景下,家庭教育指导师的热度还在持续增加。据搜狐教育网预测,我国今后几年内至少需要460万名家庭教育指导师,年收入可达15万元-50万元。

  有业内人士认为,因为课外辅导缩减了,家庭教育的重要性更加凸显。但是绝大多数家长对于家庭教育、对于亲子关系的处理其实很难投入太多精力,而且也不具备专业的能力来应对。当下又看不到明确的方案来群体性地解决这个问题,所以家庭教育指导师的需求量就爆发了。

  上述业内人士也表示,但是从产业发展的角度来看,家庭教育指导师能否真正有市场依旧存疑。过去,人们看到的很多需求集中性爆发的岗位(譬如外卖行业的骑手、在线教育行业的辅导老师等),都是因为有产业支撑,外卖骑手背后是四万亿规模的餐饮行业,辅导老师背后是曾经双师大班课的扩张。但是家庭教育指导师背后缺少这样的产业,因此目前呈现的大量需求背后潜藏着巨大的挑战,或者这个需求的爆发本身只是阶段性现象。

  在政策层面,尽管家庭教育被提到了愈发重要的位置,但是提供家庭教育相关业务的培训机构同样面临更严格的规范。其中,《家庭教育促进法》明确要求,家庭教育指导机构开展家庭教育指导服务活动,不得组织或者变相组织营利性教育培训。

  “依法带娃”的时代,要面对更高要求、更大考验的不只是家长,对于想要抓住家庭教育需求的培训机构以及想要依靠家庭教育指导师证实现职业飞越的人而言,更加需要三思后行。

  https://www.sohu.com/a/517249831_361784?scm=1007.40.0.0.0&spm=smpc.ch25.fd-news.7.16424742410180pbcoa2